滚动新闻:多政策为企业“松绑” 破解企业降杠杆难题 福州7月1日起实行新规
当前位置: 邵武新闻网>人文邵武> > 正文

长篇小说《天道》连载(1)

2021-07-07 10:36:09 来源:   责任编辑:   

 

□ 马星辉

  听着啼鹃泪满襟,国亡家破见忠臣。

  关河历落三生梦,风雪飘零万死身。

  南宋末年(1276)冬季。茫茫中原大地。

  有道是:“天发杀机,移星易斗;地发杀机,龙蛇起陆;人发杀机,天地反复。”在风雨雷电中密云压顶、犀角尖鸣中铁骑狂飙,吹起了漫天的尘埃滚滚。千里河山战火蔽日,妖风弥漫,但见刀林箭雨、血肉横飞;元军的军旗遍野如林、一派趾高气扬,在中原土地上肆无忌惮地猎猎作响……

  一代枭雄豪杰,蒙古大汗忽必烈亲率20万精锐部队,一路夺城攻地,势破如竹。可怜南宋军队难敌虎狼之师,节节败退,溃不成军。一座座城池尽被蒙古军队攻克,很快南宋首都临安也落入元军手中。

  残阳如血,龙蛇混杂。外有元军挥兵南下,内有奸臣贾似道弄权,两害交加,雪上加霜,致使宋军顾彼忌此,死伤无数,百姓四处逃难,躲避战乱不及。南宋小朝廷倾刻间土崩瓦解,在杨太后的带领下,携年幼的益王赵昰和广王赵昺逃出都城临安,一路狼狈到达浙江温州。朝中大臣陆秀夫派人招来躲藏在温州的陈宜中议事,大将张世杰带兵从定海前来会合,旋即得以南过。五月一日,赵昰在福州即位,史上称为宋端宗,改元景炎。升福州为福安府,陈宜中被任命为左丞相兼枢密使,陆秀夫为佥书枢密院事,张世杰为枢密副使。时,大忠臣文天祥赶至福州护主,帝赵昰命他为右丞相,兼副枢密使,都督各路军马勉力抗敌。

  宋景炎元年(1279)十一月,东南福州,以及广东崖门海域。

  携龙带雨,电闪雷鸣,元军直逼福州呼啸而来。此时,福州尚有正规军17万,民兵30万,淮兵万余人,共计兵力有近50万之多,足可与元军决一雌雄。然而,由于主持朝政的陈宜中胆小怕事,南宋小朝廷立足未稳,又开始了逃亡之路。景炎三年(1281)春,来到雷州附近。时右宰相文天祥在外都督各路军马勤王,左宰相陈宜中借口去联络占城,但一去不复返。皇帝宋端宗在逃亡途中患下重病,于四月十五日不幸病死,年仅十一岁。众臣惶惶中只得拥立年仅七岁的赵昺为帝,改年号为祥兴元年。

  元军随后步步紧逼,不容南宋朝廷有一点喘息的机会。不久雷州失陷,流亡朝廷又退到了南海新会崖门海域一带(今属广东省江门市)。南宋朝廷再无退路可走,决计破釜沉舟,与敌死战。便聚集了所有南宋残军20万人,指挥官张世杰下令把战船千余艘背山面海,用大绳索连接,四面围起楼栅,连成一个水寨方阵,被迫与元军进行最后一场大战。然而,张世杰这一做法等于放弃了对入海口的控制权,把战争的主动权拱手交给了敌方;同时把千余战船贯以大索,结成水寨,尽管集中了力量,却丧失了机动性和灵活性。元军到达后,很快控制了崖山之南的入海口,又从南北两个侧翼切断了宋军的所有后路。于是,宋军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,在此后十多天中,士兵们只能以干粮充饥,饮海水解渴,士兵们呕吐不止,战斗力严重下降。

  二月初六早上,元军发起了总攻。忽必烈命令水军利用早晨退潮、海水南流的机会,渡过平时战舰难于渡过的浅水,从北面对宋军发起突然袭击。在一片大海波涛中,但见宋、元两军数千只战船浩浩荡荡,尽数集结在宽阔的海面上,双方展开了一场有史以来最为激烈的海战。但见宽阔的海面上波涛汹涌,群船随浪起伏,一片刀光剑影、杀气腾腾、血溅四处、惊心动魄。宋军船大尾不掉,而元军船只灵活机动,掌握了战场的主动权。在激烈的交战中,宋朝军队渐渐不支,南北两面皆受元军夹击,宋军士兵们身心疲惫,无力战斗,以至全线崩溃。 

  这场惨烈的战斗,直从黎明进行到黄昏,此时天色已暗,海面上风雨大作,巨浪滔天。宋军一艘挂着“帅”字大旗的巨船上,一员宋朝大将军,长得浓眉大眼、身材魁梧,他浑身血迹斑斑,伤痕累累,踉踉跄跄手持宝剑戳地,支撑住遍体鳞伤的身躯,朝七岁的小皇帝赵昺一头跪下,声音悲切怆然地泣禀道:“皇上啊皇上!恕末将无能,不能护主。如今宋朝大势已去,事已至此,陛下当为国捐躯,德佑皇帝受辱已甚,陛下切不可再受其辱!”言后,挥泪起身,抱着那身穿龙袍,胸挂玉玺的小皇帝纵身跳下大海,顷刻之间不见了踪影。皇太后见之,掩着胸口大恸道:“赵氏血脉已尽,宋朝无望也!”言罢,也纵身一跳,投入汹波滚滚的大海…… 

  (未完待续) 

 

分享到:
ICP备案:闽ICP备2021003539号 福建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[35120200012]
主办单位:中共邵武市委宣传部 承办单位:邵武市融媒体中心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99-6330982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:0591-87275327
投稿邮箱:swxw519@163.com 联系电话:0599-6332066
邵武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