滚动新闻:多政策为企业“松绑” 破解企业降杠杆难题 福州7月1日起实行新规
当前位置: 邵武新闻网>人文邵武> > 正文

森林恋歌

2017-11-22 15:47:04 来源: 马星辉  责任编辑: 余琳艳  

2017年之十一,报告文学《 森林恋歌 》发表于海峡书局出版的“走进海西纪实文学丛书”,存谢!

一、

猴年丙申,岁末之时,冬日不见寒,水暖不成冻。己是阳历十二月了,却似人间三月天,杨柳依依、如沐春风。“省炎黄文化研究会”作家采风团走进新罗区,抬脸望蔚蓝,低眉见碧绿,感受山清水秀、飘逸脱俗的同时,亦看到新罗人怀着与大自然和谐相亲的绵绵之恋,在全身心地谱写着一曲绿色的森林之歌。2015年,这座城市被国家林业局评为“国家森林城市”,今年(2016)2月又被全国绿化委员会授予“全国绿化模范区”。

身在红尘中,心在水云间。森林走进城市,城市拥抱森林,如同与水、空气的关系一样,人类与森林有着极为奥妙的生存密码,二者之间,唇齿相依、相辅而行。难道不是么?人吸进氧气,吐出二氧化碳;森林则吸人之废气,吐出氧气哺育人。科学表明:每一立方米的森林在吸收近两吨的二氧化碳的同时,能释放出相等数量的氧气。造林就是固碳,绿化等同于减排,在城市及其周边植树造林,可直接净化空气、减缓热岛效应,降低城市气温,间接减少空调污染物的排放。森林在修复生态、改善气候中,扮演着不可替代的角色。

中国的城市大都缺乏氧气,也因此少有灵气。盖因它们是用没有灵气的钢筋水泥堆砌而成的。城市高楼林立,千城一面;尘埃浮躁,几尽相似。有人说,没有钢筋水泥的城市是靠不住的,但没有树木的城市是不能住的。没有绿色生态难能有安详与恬静,缺乏氧气的城市谈不上宜人宜居。

人人都说要择一城终老,如若所居的地方是一个青山碧水,树木荫蔽,空气新鲜、清心润肺的城市,那真是前世修来的福分,人生中天大的一件幸事。这样的城市是顺应天道自然,用心经营出来的。它有春的娇艳,夏的葱茏;有秋的鸣叫,亦有冬的静谧。在森林绿色的荫庇下四季分明、交织相辉,和谐自然,循环往复。这样的城市拥有美丽与清新,拥有生命活力,这才真正是宜居养生的好城市。

二、

走进新罗第一天下午,慕名前往坐落在龙岩中心城区的莲花山,当地人称它是这座森林城市一个强大的“绿肺”,它占地面积128公顷,森林覆盖率达百分之九十以上。莲花山虽然有些怪石嶙峋,但却是秀美雅致,植被葳蕤,尽显满目翠绿。山中有莲山寺、净慈寺等八座寺庙分布于其中。相传明代时,莲山寺有一高僧莲花和尚,携有铜锣、皮鼓二宝,在一个风雨之夜被歹徒劫去,逃到丰溪渡口时被追来的和尚念咒镇住,顿时电闪雷鸣、人倒船翻,锣鼓变成石锣石鼓,至今仍在丰溪之中。每当风雨之夜,石锣石鼓会发出嗡嗡之声。故而,历史文化悠久,又有茂林修竹、空气清新的莲花山,自是新罗人与来往游客所钟爱的一个好去处。

2011年5月初,新罗区政府应民生所求,耗资8000万元的莲花山木栈道建成。木栈道依山而建,古香古色,环绕莲花山一周,全长3.7公里,宽3.5米。站在龙岩市城中,仰头便能看见木栈道宛如一条赏心悦目的玉带,飘逸地镶嵌在莲花山半山腰上。沿着栈道漫步而行,两边花草绿树成荫,曲径通幽,时见流水半岩、翠掩亭台。山中的八个亭子依山依景分布在栈道附近,建筑风格均为仿古。譬如:依土楼形状建筑,具有浓厚客家特色的“圆通亭”,悬额:“俊采星驰”,亭联为明代清官海瑞手书:“干国家事,读圣贤书”;西面的霞飞亭,有匾:“莲动霞飞,联曰:“云无心以出岫,鸟倦飞而知还。“莲心亭”有联曰:“于书无所不读,凡物皆有可观”;“暖翠亭“匾题:“晴岚暖翠”,联曰:“竹雨松风琴韵, 茶烟梧月书声”。八个亭台楼阁,八个历史故事传说,各自彰显出不同的人文历史风貌,让人驻足观赏,浮想联翩。

盘山而上的栈道稳健踏实,不晃不悠,如行平地。一路行来,轻松舒适。待登至山顶时,微汗些许,气不喘、心不跳。此时深吸上几口新鲜空气,顿觉清心润肺,精神焕发。于山顶极目远眺,俯瞰四处,但见村庄、川谷、田园、闹市尽收眼底。虽是冬令时节,却尽显青翠绿野、风光如画。亦如当地志书所云:“俯视平畴,烟树如织,龙门前拱,虎岭东环,森然左右。”这种景象,如若没有当代新罗人悉心竭力的维护,使之林木森森、茂盛处处,又何存当年的韵味依然。笔者在赞美之余触景生情,不禁莫名徒生出痛定思痛之感,扼腕长叹可惜,眼下的泱泱大国,能称之为森林城市的地方是少之又少。如若我们不曾乱砍滥伐森林树木,不过度地、毫无节制地挥霍资源,不计后果地破坏自然环境,中国大地上的森林城市,美丽乡村又何尝不是处处可见,不足为奇为罕?可如今要恢复原生态,打造一个森林城市要付出多大的代价与精力?

三、

中国历史上曾经是一个林茂树盛的国家,在4000年前的远古时代,森林覆盖率高达60%以上,但是随着历史的发展,森林资源日趋减少。现在的数据按官方的说法是:当前中国森林覆盖率为21.63%。中国林业局历史资料显示,中国的森林覆盖率在20世纪70年代后就一直处于增加状态,森林覆盖率年年在上升。但实际情况如何呢?着实不敢苟同。十二年前,笔者所写的长篇纪实文学《森林与水的拷问》(2003年在《解放日报》全文连载),描述了当时所看到的真实情景:乱砍滥伐之风在中国各地四处横行,大片的天然林、阔叶林被成片地砍伐,大面积消亡。森林日益破碎化、稀薄化、矮小化、稀少化。

闽省亦是如此,其中比较典型的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,当时引以自豪的一场食用菌浪潮席卷了全省的广大农村地区,同时也席卷了各地的天然阔叶林。食用菌所需的用材数量大的惊人,成千上万的阔叶树被放倒;另一个则是大种烟叶,一个县少则上万亩,多的近十万亩。政府在解决农民增收的同时得不偿失,消耗了难以计数的天然阔叶树。根据测算,平均每亩烟叶烤干需用一立方米木材,一个种烟叶5万亩的县,就要烧掉50000立方米的木材。全省、全国又有多少个县,多少立方米的木材被耗费?其实这还算不了什么,最要命的是那些多如牛毛的耗材企业,林浆厂、人造板厂、木筷厂、造纸厂、地板木厂吃掉了多少森林?毫无疑问,中国大地上的森林只减不增,毫无节制的砍伐严重地破坏了大自然的生态平衡。

如今十几年过去了,中国的森林情况又是如何呢?

2015年5月,世界资源研究所公布了一组数据:2001-2014年间,中国森林的损耗面积位列全球第六,十三年期间共失去约70万公顷的林地。中国高速度的发展,过度的资源开发,破坏速度远超森林植被的恢复速度。目前世界各国森林覆盖率依次是:日本67%,韩国64%,,挪威60%,瑞典54%,,巴西50-60%, 加拿大44%,美国33%,印度23%, 而中国只有10%左右。数据还显示:在过去的13年间,中国森林面积处于净损耗的状态。只要打开天眼(遥感卫星),可看到中国大片国土置身于灰暗之中,中国的绿点分布廖若星辰。

当中国在快速前进的时候,新罗人“知止可以不殆”,看到了脚下发展道路所付出的代价,意识到了生态化转换是关系到生存、发展、健康、幸福的根本,是人类社会得以持续发展的唯一出路。便理智地适时地放缓了急促的脚步,在恢复大自然森林的实际行动中,根据国家围绕生态文明建设,着力打造生态宜居家园的要求,坚持高起点规划、高标准建设,精心制定了活水、造绿,全力培育森林城市的生态蓝图。就如在笔者在莲花山木栈道参观时,了解到新罗人那种真真切切爱护树木的敬畏之心。为了保护一棵珍贵的树木,栈道小心翼翼地绕道而行,不计成本地让出了树木所需之地。也之所以,才有了现时淹没在翠绿中的千年桐树、朴树、樟树、枫香树等一大批珍贵树木。

新罗人近些年来,投入了大量的人力、财力加强森林生态系统、湿地生态系统建设;全面实施退耕还林、天然林保护等重点生态工程。仅在2015年全区共植树116万株,完成造林20200亩,森林覆盖率增加到78.4 % ,位居全省第一。其中“四绿”工程10689亩,人工更新造林9511亩,营造生态景观林1200亩;新一轮封山育林面积达32万亩。与此同时,开展创建绿色校园、绿色矿山、绿色乡镇、生态区、生态村镇、古村落等活动,全区创建14个区级绿色矿山,评有国家级生态镇2个、省级生态镇10个和生态村25个,另外还有205个村获得市级生态村命名。至2016年6月的统计数据:新罗区森林面积总计211168公顷,天然林分面积达到了148036公顷,占全区森林面积的百分之七十;生态公益林92685公顷,占林地面积的百分之四十以上。

这个数字让笔者敬佩的同时有些不大相信,尤其是天然林与生态林在林地面积中能占有这样的百分比么?数十年来,在天然林、阔叶林砍伐几尽的情况下,新罗能保留如此之多的天然林实属不易,靠重新种植?没有个几十年的时间,阔叶树是成不了林的。

陪同采访的新罗区林业局党委副书记张荣健,1983年毕业于南京林产工业学院,是一个林业经验十分丰富的营林高级工程师,亦兼任龙岩国家森林公园管理处主任。他告诉我说:“这还得益于前几十年的当地群众力所能及的保护,才保留下现在的众多生态林。新罗民风淳朴、敬畏自然,他们历来有保护树木的优良传统,自觉禁砍林木,保护水土不流失;尤其是对阔叶林大树、珍贵树种更有着爱护之心。老一辈人不仅自己以身作则保护树林,还编成顺口溜传给后代。譬如;山上有林,山下有粮。山上毁林,山下遭殃;山上多种树,等于修水库。雨多它能吞,雨少它能吐;有林泉不干,天旱雨淋山。森林保护好,满山都是宝。”这些顺口溜通俗易懂、朗朗上口,道理至深,让人警醒。

在森林公园内的山塘村,一位村民亦告诉笔者说:“我们老百姓是爱护林木的,订有许多乡规民约。过去要是发现谁乱砍树,必定要受到村里人的指责,尤其是谁砍了成材的大树,要把他家喂的猪给杀了,大家分肉吃。”说着,这位村民指着不远处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言道:“像那棵小叶榕大树有三百多年的树龄了,40年前有一次树叶枯黄了,树枝也枯萎了一半,当时有人认为它枯死了,便提议要砍伐它。但遭到了全村人的反对。你看现在它长得多茂盛。”

如今,新罗人在全面恢复森林。恢复一个村庄,村庄就不会缺水;恢复一座山,山就不会干旱;恢复一座城市,城市就不会灰尘飞扬,百姓就能风调雨顺、身体健康、安居乐业、和谐发展。

五、

说心里话,由于历来对中国林业统计数据不敢苟同,难免对新罗的森林数据亦产生些许的一己看法。言谈之中,细心的张荣健大概看出笔者的心思,善解人意的他微笑着说:“依你所言,今天我们不看人工林、速生林,只看天然林、阔叶林、生态林,由远到近,尽量多跑几个地方,你看如何?”。此言正中下怀,当即欣然点头赞同,于是驱车前往新罗区几个主要林区察看采访:

山塘村林区:村在群山环抱里,人在树林绿荫之中。起伏的山峦,蜿蜒的溪流,构成了姿态万千、色彩斑斓的大自然景象。映入笔者眼帘的象形山——“江山睡美人”,清晰的山峦起伏线条,勾画出一位仰卧的美女,眉目清秀,长发低垂,乳峰高耸,形象逼真,令人叹为观止。恰遇该村主任廖志南正在林中农活,得知我们来意后,他不无自豪地说:“我们村保护森林可是尽心尽力,全村有生态公益林5417亩,森林覆盖率达到百分之八十九。

雪云山林区:海拔高度为1184米,一大片原始森林直连梅花山麓,连绵数十平方公里。雪云山巍峨,古树参天、密林蔽日。这里珍稀树种最多,有香樟、红豆衫、金丝楠木、银杏等。在雪云山半腰有一株500年的古铁树,一丛五叉,树干粗大,虬枝鳞鳞,犹如五条小龙蓄势腾飞,造型十分优美。这一片原始森林有7000亩左右。

村美水库林区:位于新罗区江山镇东面的村美村境内,亦是青山绿水自然美。森林中千年古樟、百年铁树,藤条缠绕、青翠葱郁。林中松鼠跳跃、白鹇飞舞。村有林地面积2.3万亩,其中竹林面积约1万亩,而水库周边的天然林、生态林大约有6000多亩。

洋畲村林区:山峰连绵起伏,空气清新,生态环境优良,森林覆盖率高达96.8%,除拥有5000亩翠绿的竹林外,有2800亩保护完好的原始森林。由于距城区仅12公里,与城中心莲花山的“绿肺”相得益彰,被誉为“城市边上的原始森林”。亦被福建省林业厅评为“森林人家”,获得“中国绿色村庄”、“全国生态文化村”称号。

由于采访时间的关系,笔者未能全部跑完新罗区的各天然林、生态林点,但从以上几个林点看下来,应该说基本能反映出新罗的森林全貌概况,故而,先前的揣测于心中完全释然。回程的路上,张荣健说:“早在2011年新罗区政府就做出了暂停天然阔叶树采伐的决定,后来又连续发出了严格保护天然林的通知,全面停止所有的天然林砍伐,哪怕是一棵也不行!今天走到的林区点以及未走到的林区点,包括江山景区、东肖森林公园、云顶茶园等,实际上都归属到龙岩(新罗)的国家森林公园,无论是原始森林、天然阔叶林、次生常绿阔叶、以及针叶混交林,植被都保存相当完好,这里有两千多种植物,红豆杉、银杏、闽楠、桫椤、水杉等大量珍稀树种分布其间,有的甚至连绵成片,蔚为壮观,整个国家森林公园的森林覆盖率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以上。

六、

新罗人并没有因为获得国家级的森林城市称号而大功告成,停下追逐绿色的脚步。2015年开始,在生态优先的原则,不破坏森林资源的前提下,利用林地资源和林荫空间,发展林下经济,提高林业综合效益,解决农民经营林业受益慢的问题,实现近期得利、长期得林、以短养长、长短协调的良性循环发展,增加农民收入,调动农民发展林业的积极性。区政府在财力上对林业给予了大力的倾斜支持,实行天然商品林停伐补助,2015年补助面积75.233万亩(15元/亩),补助经费为11109.69万元。

为实现龙岩市(新罗)国家森林城市这个目标,新罗区作为龙岩市的所在地,理所当然地,竭尽全力地做了大量的工作,并付出了一定的代价。譬如,新罗的煤炭资源比较丰富,区内已探明的矿产有60余种,矿产是新罗区的一大财税收入。然而,有一利必有一弊,大大小小、遍地开花的矿业开采,亦消耗了大量的林木。从保护森林资源考虑,新罗区忍痛舍弃了这块蛋糕,建立了从严打击破坏林地,从事采矿行为的长效机制,有效地保护了新罗的森林生态。至今年6月最新的统计数据:新罗全区的阔叶林面积从1990年的61万亩提高到现在的109万亩;生态公益林面积从2003年的94万亩提高到现在的139万亩。

龙岩(新罗)这个城市是明智的,在令人兴奋疯狂,高科技日新月异、经济快速发展、物质生活丰富的年代,比起其它众多的城市地区来,他们醒悟的比较早,看到了大自然环境的日益衰退与恶化,看到了森林、水、空气这些人类生存的基本条件危在旦夕。新罗人不再为GDP 而疯狂,不再为粗糙无序的发展失去理智,把与大自然和谐相处付诸于实际行动之中。其实,事物发展就是一个苏醒的过程,上一刻模糊的面目,下一刻就会清晰,但要能及时清醒,接受教训,抛弃谬误,消除偏激和片面,便会走向聪明、走向真理。

七、

笔者在深山林区考察时,曾遇到一位农村古稀老者,鹤发童颜,耳聪目清,他一辈子生活在大山的森林老林之中,亦种了数不清的阔叶树。知道笔者的来意后,他颔首言道:“呵呵,大自然中万物皆有灵性,相辅相成,奥妙无穷。这树更是有十分的灵性,它与空气、水,人之间藏有玄机其中。你看:人要靠空气与水滋养、水要靠树保湿,互相之间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缺一不可。都说大山为父、河水为母,树为兄弟,爱它们便是爱人自己。这树啊,从尾到根都有水贯通全身,横面看那生命年轮便是水面的波纹;竖面看那道道木纹线就是一条溪流在流淌。人、水、树是生命相连,一损俱损,一荣俱荣。人若不给树活命,树就无法提供空气、水的源泉,水若枯竭了,空气脏了,人也就无法生存了。”

听了老汉这番与众不同的言语,让笔者着实惊奇不己,这位老人哪里是一个凡人俗夫,简直就是隐于山野的一个智者。比起我们的一些有文化、有水平的官员、专家学者来,他的见识无疑是智慧了许多。确实如此,乱砍滥伐生态林、阔叶林,导致环境遭到严重破坏,空气质量恶化,包括水资源的严重衰竭,最终危害的是人类自己。可叹的是,大多数狂妄的人类还自以为聪明,不知灾难在日益逼近。不知老天爷早就已经脸色很难看地在怒视着人类,亦频频发出了警告,人不给树活路,不给空气与水的活路,终有一天老天不给人活路。

世界文明发展史亦证明了这一点:从古埃及文化、巴比伦文化、古希腊文化;从古印度文化;玛雅文化、到中国的楼兰,研究一下这些地区的文化兴衰,都可以看到一个共同的事实,就是这些文化的兴衰都和它们所在地区的森林数量、质量和植被的分布有关系。而上帝在“诺亚方舟”之后,亦发出预言:“人类若再行不仁不义,不敬畏大自然规律,下一次他将不再发大水洪荒,而是使大地无林可依,无荫可庇;无水不污、无水可饮。”乌呼!但愿人类能顺应天道,顺应大自然规律,与大自然和谐相处,相安无事,千万不要让这个预言发生。

为新罗人点赞!顺应自然,大道至简、见素抱朴。他们走向绿色的情怀与追求,是一种传统素简的回归,顺应天道的回归。他们不图繁花似锦,拒绝哗众取宠,但求为所当为,一片冰心顺乎于大自然。这种素简的绿色追求,如同一幅水墨丹青的简洁,朴实无华,但是意味深远,令人肃然起敬。正如新罗人自己所吟道:“这是一片绿色的梦境,水依偎了山的梦,山枕着水的思念。让鸟儿衔着翠叶作为情诗,叩响成一首首森林恋曲。”

江山娇,人逍遥;生态美,人欢笑。笔者着实羡慕生活在森林城市的新罗人,他们远离污染,远离雾霾,亲近阳光、亲近自然。山水生活,悠然自在。人生的真谛之一在于此。

分享到:
ICP备案:闽ICP备06003652号-3号 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[20111005]号
主办单位:中共邵武市委宣传部 承办单位:邵武市网络新闻中心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99-6330982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:0591-87275327
投稿邮箱:swxw519@163.com 联系电话:0599-6332066
邵武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