滚动新闻:多政策为企业“松绑” 破解企业降杠杆难题 福州7月1日起实行新规
当前位置: 邵武新闻网>人文邵武> > 正文

民国邵武鼠疫纪事

2020-04-02 16:02:07 来源:   责任编辑:   

□傅再纯


1942年9月,邵武北门石桥边朱克昌家的小孩,从光泽回到邵武,突发高热寒战,颈部、腋窝淋巴结肿大,不日,全身皮肤紫黑,发病仅4天死亡。是“老鼠瘟”(鼠疫),邵武地方绅士吴钟先生说。不久前,他向县公立卫生院院长许上文提议:“光泽发生鼠疫,邵武是下游,水陆交通必经之地,应作防范,严防光泽到邵武的的客商。”遗憾的是民国官僚草菅人命。许院长不屑一顾:“哪有什么老鼠瘟,不过是恶性疟疾吧。”县政府也不以为然。

于是一场“黑色恐怖”很快在邵武蔓延开来,城区几天之内发病数百人。

鼠疫由朱家传邱家,由忠孝街(南门)自强路(五一九中西段至新建路)一带,到迎风街(五一九东段),出东门,连户死人,有的全家绝户。忠孝街一带,店铺紧闭,行人绝迹。街头巷尾,哀鸿遍野,啼哭之声不绝于耳。民众无不惊恐万状,举家奔逃者不计其数。

时任邵武县县长袁国钦慌了手脚,紧急向省政府求救,省府指派卫生处处长陆涤寰和东南医防处的防疫队,协同县公立卫生院、救世医院、第三战区卫生训所、第200后方医院的医务人员组成一支联合防疫队,同时成立防疫委员会协调指导疫病防控。对疫区消毒、检查,对病人隔离和治疗。全城开始大规模清毒。户户放毒鼠饵,撬地板,堵鼠洞,撒石灰,灭跳蚤。收集的死鼠堆积成小坵。因为毒鼠,猫狗也死光。鼠疫发生的时,先是染疫的老鼠发高烧,,跑出洞外找水喝,一喝水便死亡。老鼠死后,三五天就开始死人,染病者死亡率95%以上,令人不寒而栗。

县防疫委员会紧急告示:一、染病者立即向防委会登记,速送福山庵隔离治疗;

二、病死者向防委会报告,领取棺木购买证,无证买不到棺木;三、死者立即埋葬,不得停留,禁止办丧事和亲友吊唁;四、房屋消毒封闭,家属强送北门富屯溪船上,隔离两星期。

都晚了,不到两个月,全城死亡400余人。

到11月,鼠疫蔓延到拿口的庄上、渡头,大埠岗、和平、水北的越王、窑上等地,死了300多人。

1943年春,谢坊垦区1名伤兵染疫,鼠疫蔓延至谢坊、曹坊、卫闽、埂头、外石、水口寨、桥头等地,又死了400多人,仅谢坊死100多人。

全县百分之八十的乡村陆续传染,尤其是富屯溪两岸,几乎村村发生鼠疫。

早死的还有棺木,到后来,木工做棺材来不及,只好草席裹尸埋葬。邵武的回民也用不上石棺。更可怕的是参加抬棺埋葬的“八仙”也陆续染病而死,“今天埋别人,后天被人埋”,以致后来连埋葬的土工都找不到。人人谈“鼠”色变,留在家的偶尔出门,脚上要穿上白色的长筒鞋,全身裹紧。

刘汉辉医生(已故)参加了邵武当年的鼠疫防治,他在文中回忆说,起初将病人隔离于富屯溪船中,人多了又移到福山庙内。省县两级的医务人员来了不少,都贪生怕死,危重病区避而远之。我这个助理医师领了两套带袜的工作服,单枪匹马被派到福山上去,之后再三请求,才找来一位姓邓的护士协助工作。到了福山庵,眼见危重病人东倒西歪,奄奄一息,如同人间地狱。但刘汉辉医生秉承悬壶济世的医德坚持下来。

时值抗日战争艰难时期,国民政府财力枯竭,缺医少药,设备简陋。只能对发炎引起化脓的淋巴腺,采取切开排脓,创腔清毒后,填塞雷夫奴耳的纱条,每天或隔天换药一次。经济条件较好的病家,向外购买德国拜耳药厂出品的百浪多息(磺胺类初期制剂)注射,这算是上等好药了,但是能用上的寥寥无几。后来,救济总署分配来“鼠疫片”(磺胺噻唑),据说是特效药,起初,病者尚能每天领药,到了后来,僧多粥少,奇货可居,又成了敷衍了事。

有部份邵武老中医不注意防护,挨家挨户去看病,结果染疫,邵武老中医刘子明、杨嘉仂、杨品堂、饶云昇、林朴臣等殉职牺牲。

西门华严寺的僧人也参与“救苦救难”,召集信众,设坛念咒做法事,求神拜佛送瘟神,当然于事无补。

当年,冲在防疫第一线的还有一个外国人——毕姆姆,天主教邵武救世医院护士长。毕姆姆和另外2个外籍护士,每日2次,从东门天主堂步行至福山窠,为患者送药、送饭,精心护理。随着疫情恶化,不久,另2名护士因害怕而逃离。但是,毕姆姆不顾个人安危,夜以继日,坚守岗位,不幸在民国三十二年(1943)染上鼠疫,以身殉职。

《邵武市志》四十篇《人物》载:

毕姆姆(1895~1943),女,德国人。毕业于匈牙利布达佩斯OTI医学院高等护理学校。应邵武天主教会聘请,于民国二十一年(1932)到邵武救世医院任护士,民国二十九年任护士长。她热情周到,为普通百姓治病,待人和气,医德高尚......

七十多年过去了,今天我们要怀念她,为邵武抗击鼠疫而殉职的国际人士,她的丰碑写入《邵武市志》,也写在邵武人民的心中。

经过七八个月的时间,到霜降后,这场鼠疫才基本控制,但仍旧不能全部歼灭。

1948年冬,一个江西小商贩染疫,传入邵武桂林的横坑,蔓延至大放、神仙坪、余家坊、盖竹和坳上,染疫死亡100多人。直至解放初期仍有个别病例发生。

民国后期,邵武全县人口不到10万,鼠疫死亡1200余人,超过1.3%


分享到:
ICP备案:闽ICP备06003652号-3号 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[20111005]号
主办单位:中共邵武市委宣传部 承办单位:邵武市网络新闻中心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99-6330982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:0591-87275327
投稿邮箱:swxw519@163.com 联系电话:0599-6332066
邵武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