滚动新闻:多政策为企业“松绑” 破解企业降杠杆难题 福州7月1日起实行新规
当前位置: 邵武新闻网>人文邵武> > 正文

黄立贵传奇(二)——进军武夷

2019-10-11 09:03:20 来源:   责任编辑:   

□罡风


4月28日,红十军在武夷山温林关与闽北独立团余部会合,随即发起长涧源战斗。长涧源虽是小村庄,却是江西进入闽北的要道,又是威胁闽北根据地的一个重要据点。驻守长涧源的是福建土著军阀卢兴邦部一个连,敌人依托路口的大庙改建成坚固的碉堡,周围挖了壕沟,并将周围的民房全部拆掉,形成一片无死角的开阔地。

快到长涧源时,天空中飘起了细雨,等到达目的地,天色将暗,雨也停了,大军趁势把长涧源包围得水泄不通。毫无防备的敌军以为是没有什么装备的闽北独立团残部,满不在乎依托壕沟向我军开枪,等发现是赣东北红军主力时才慌忙躲进碉堡里再也不敢出来,只是仗着周边的开阔地躲在里面打冷枪顽抗。面对碉堡前无死角开阔地的不利地形,我军派人向里面喊话说:“你们出来吧!缴枪不杀。你们都是被拉壮丁拉来的,家里有年老的父母、有妻子儿女等着你们。你们在这里死了是白死的,只是为了那些大官儿发洋财。你们这样死一点价值也没有,快快过来吧……”。但敌军官拔出手枪威胁士兵说:“谁想通敌,就地枪决!”政治攻势没能起到作用。

第二天天亮,我军派了几批“敢死队”向敌人猛扑过去,敌人顿时紧张起来,碉堡里的机枪、步枪接连地响个不停。但终因地势不利,我军经过一天一夜的激战,几次冲锋,未将碉堡攻下来,还有些伤亡。而得意忘形的敌人以为度过了危险关头,甚至竟在里面敲锣打鼓地自我壮胆,庆祝“胜利”。

面对猖狂的敌人,啃下这块硬骨头的任务又落到善打硬仗的黄立贵特务营肩上。夜晚,黄立贵查看地形后决定采取坑道作业,土行孙钻到敌人碉堡底下去智取。在离碉堡百米外有一户破屋,黄立贵命令工兵在屋内挖地道,先竖着挖下二米深,然后对准敌人碉堡横着挖去,挖出来的泥土堆在屋子里,外面一点也看不出什么动静。一部分战士依然不时对碉堡打几枪作掩护,敌人以为我军无力进攻,仍在碉堡里敲锣打鼓,自我壮胆。

一夜的紧张挖掘,天刚亮时,我军已挖到碉堡下面,并将许多引火用的东西,浇上火油点着,顿时,碉堡的后半间弥漫了烟火,敌人慌忙地躲到前半间去。原来敌人用夹墙把碉堡隔成前后两半间,而我们的土行孙直接钻到后半间下面点了火。我军弄清碉堡里的情况后,马上把前半间也挖通了。一会儿,整个碉堡都是烟雾火焰,敌人再也无处可守了。楼上的敌军用竹竿系了块白布伸到外面,同时纷纷把枪支往外丢下来,高声乱嚷道:“我们投降了!饶命啊!”

顽固的敌连长带了一部分人冲出门来,可是我军早准备好一挺机枪在外面等着,敌连长一露头,机枪立刻响起来,敌连长应声而倒,跟在他后面的敌军,吓得面无人色,有的丢了枪,举起手,有的跪在地上喊饶命。

长涧源战斗结束后,部队经过了3天的休整,5月3日乘胜直趋距崇安城仅10多华里国民党重兵把守的赤石街。

赤石街面溪背山,是福建名茶——武夷岩茶的集散地,九个码头沿溪分布,象九只龙头,吞吐着前来赤石街交易的茶叶、大米、笋干、木材、纸张等武夷特产,赤石也因此而成为崇阳溪畔的重镇。每年岩茶一上市,赤石街挤满了来自各地的岩茶茶商,四月底五月初正是春茶上市交易时节,商贾云集。方志敏决定利用这一时机在此为部队筹集军饷。赤石守敌除临崇阳溪筑起了两丈高的围墙外,周围还有八个碉堡,敌军守在山头上,工事很坚固。把守赤石的是国民党福建海军陆战队林秉周旅一个团,凭借坚固的工事,以县城驻军为后盾,负隅顽抗。

方志敏已有意将黄立贵的特务营留在闽北,特意安排特务营与原闽北红军共同阻击崇安城敌人援军,以利于两军磨合,让黄立贵独当一面,承担起重建闽北红军的重任。

接受阻击崇安城敌军任务后,黄立贵迅速召集特务营和闽北红军,也进行了一次战前动员,黄立贵站在一块凸起的岩石上,目光巡视着列队的战士:“同志们,方政委已亲临赤石一线指挥,相信赤石很快就会被我强大的红军战士攻克,但崇安城的敌人不会坐视赤石敌军的灭亡,为了不使进攻赤石的我军腹背受敌,关键就看我们能不能堵住崇安敌人的援军。这一光荣的任务现在落在我们的肩上,同志们有没有信心不放敌人一兵一卒过去?”“有!红军必胜!”在响亮的回答声中,黄立贵率队向崇安出发。

约在凌晨3点钟,红十军的前卫团到达赤石街,与守敌遭遇,战斗打响了。在高亢的前进号中,战士们向前猛冲,激战3个小时,虽然消灭了大批敌人,但残敌缩回碉堡凭借坚固的工事固守不出,红军战士也伤亡70多人,仍未攻克赤石。

天刚刚亮,崇安城内国民党守军闻讯立即出动增援。黄立贵将特务营埋伏在敌军行进途中正面的山包上,闽北红军埋伏在侧翼的峭壁上,山脚狭窄的山路上设下重重路障。透过晨雾,只见敌人呈一条长龙蜿蜒行进,前军到达路障处被迫停下,后军不明情况继续向前涌动,队形在路障前一下乱成一团。正当敌军一指挥官向前了解情况时,黄立贵一声令下,埋伏于正面阻击的特务营枪声齐响,向前的敌军官当场毙命,正在拆除路障的敌军扔下路障没命向后溃逃,与后面的敌军撞成一堆。惊魂未定的敌军在军官的督战下刚重新开始整队,却正好暴露在埋伏于侧翼峭壁上我闽北红军的枪口下,一阵密集的子弹和手榴弹从峭壁上倾泻而下,打的敌军哭爹叫娘。摸不清到底有多少伏兵的敌军,再也顾不得队形,调转身子向崇安城逃去。黄立贵率特务营从山包上猛冲而下,闽北红军从峭壁上层层截击,除一部分逃得快的,拥挤在狭长路上无处逃生的敌兵只好跪在地上缴械投降。黄立贵命令将俘虏押往赤石,交给方志敏处理,自己带队重新布置好路障防止敌军再次增援。

而这时赤石敌军听到远处的枪声,大叫“援兵来了”,打起精神从碉堡里往外冲,受到红十军迎头痛击后又缩了回去准备固守待援。一会儿,远处的枪声停了,敌人从碉堡里瞭望半天也不见援军到来,却看到红军押着一队又一队的俘虏到了碉堡外围。几个俘虏兵头目举着纸糊的喇叭朝碉堡喊话:“我们是从崇安来的,都被击溃了,没有援军了,兄弟们快投降吧!红军优待俘虏!”。5月4日,赤石街守军残部确定援军溃败,军心动摇,心无斗志,在方志敏的猛攻下,趁夜匆忙渡过崇阳溪撤退。此战,红军歼敌八百多人,缴获枪支700余枝,子弹3万多发,没收地主豪绅银元10多万元,黄金2000余两,大大补充了红军的给养。

当天,红十军直逼崇安城下,但由于红军在赤石战斗中伤亡较大,对城内敌情又不甚清楚,傍晚攻城战斗中,第八十二团政委牺牲,遂撤回坑口。 (待续)


分享到:
ICP备案:闽ICP备06003652号-3号 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[20111005]号
主办单位:中共邵武市委宣传部 承办单位:邵武市网络新闻中心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99-6330982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:0591-87275327
投稿邮箱:swxw519@163.com 联系电话:0599-6332066
邵武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