滚动新闻:多政策为企业“松绑” 破解企业降杠杆难题 福州7月1日起实行新规
当前位置: 邵武新闻网>人文邵武> > 正文

熙春山 高过河流的叙述

2018-06-13 10:34:40 张威来源:   责任编辑: 亭子  

去松轩

去松轩,听松风,听鸟鸣,可以听出几重意境。

去松轩,可以看萧瑟山野,山水画卷的开头;可以看五颜六色的野花,如何指引蝶上升;可以看耸入云间的山峰,才知道,什么是山外有山,什么流年外的游离。

天空瓦蓝,一本经书里的鸟鸣有些慌张。松涛中,惠应祠的钟声正与山下的俗世对望。

在松轩,远处有富屯溪和山风。清寂的流水,从未离开。

此刻的熙春山,散落的光影,在意象里缓行。梅花亭下的小路,仅仅空了一行,正好可以放送一段梅香。

人间的烟火,抽出垂悬的孤独,继续笼络城市的影子。

我是在正午时分,下山。因为那些柴米油盐的俗世,一些现实生活中的背离,你却无论如何都得下到山下来,才能体验。

有人说:你必死于你热爱的事物。而我不是得道的居士,我什么都不想,也不想知。所以,我无法等到夜晚,看头顶星空,听松涛一片。

  富屯溪,漫过水湄的回声

与富屯溪并行,一段傍河小路,并无波澜。

无语的风,与我如初的交汇,不是我所想象的冬季,有那么凛冽的风。我站在河岸,与这条溪,或者说是这座城市的母亲河,并没有形成明显的落差。

今天,我与一条河流对话。它曾经是一条湍急的河流,也曾经漫过堤岸。所有剔透的词语,是一个也称紫云湖的谐音,可以用来提纯一座城的灵魂。

至美无形流水,摇曳的花影,回声漫过水湄。

在明澈的词语背后,仿佛只剩下这一湖流水,还在荡漾另一种波光。而这汇集闽江源头之水,依旧由我目送,汤汤东流。

  沧浪阁,与严羽先生对话

 阳光明媚,给了此刻的安静。

 风悬着风,旧笺深藏。走过的路,被红叶铺满,风逐一抚摸落叶的孤独。

 以水为钓。沧浪逋客,从腰间抽取羊裘间的钓竿,劫取流水洗涤的长短句。

 诗人,依旧在原地修行。微风吹拂在时间深处,他搬出陈旧的手稿,晒太阳,孤独地行走。曾经映现在湖镜中央的水,只让汉字自己去诉说。

 沧浪阁,与一个人邂逅,把《沧浪诗话》交付流水去印刷。诗话馨香,可以让我们相忘于江湖。

 一念,即可抵达。

 沧浪阁,一个人住进来了,岂容院墙边,旁落的枫红扫地。

熙春山,你历史耳熟能详

 开始,是冥寂和清冷。

 尘世的事,无为而为。孤寂,有游丝般的呼吸。我走在路上,历史耳熟能详。

 在越王台,我邂逅一个身着臃肿羽绒服的女子,她的神情,有着迷离的忧伤,借暮霭沉沉的反光,让我过目不忘。两边的石仲翁被八角枫掩遮,却仍然与往常一样固执傲慢。

 沉默也会诞生火焰。周遭,一地落叶,无人扫。而此刻,风雨亭,没有风雨,有花将开的气息。

 道阻且长。一定是这样的:赶路的人还没有回来,他可能被暮色,留在了远方。

 我迎着寒风的刀子,一直走到体育广场。一些健身的人,绕着广场的塑胶跑道转圈圈。那些沉落于时间深处的落寞,也一层层经过了他们。

 熙春山,一座公园在城市腹地,是我们的福祉。每一次回眸的前因,是我们都有的各自归途。

 一座山的旁白,成全了我们,有枝可依。

  (作者系市卫计局干部)

分享到:
ICP备案:闽ICP备06003652号-3号 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[20111005]号
主办单位:中共邵武市委宣传部 承办单位:邵武市网络新闻中心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99-6330982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:0591-87275327
投稿邮箱:swxw519@163.com 联系电话:0599-6332066
邵武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